460866.com曾道人论坛,香港六合开奖结果直播,25777摇钱树,757888开奖结果,59875神码堂心水,089222.com,www.g79663.com

栏目导航

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主页 > 59875神码堂心水 >

59875神码堂心水

转载]吸血鬼文化(allaboutvampire)(ZT于DD的BK)曾道人论坛

发布日期:2019-10-29 10:53   来源:未知   阅读:

  土地公exo平昌冬奥会为什么联合越野港口平行进口车讯:2019款中东途乐。[转载]吸血鬼文化(allaboutvampire)(ZT于DD的BK)

  vampire)(ZT于DD的BK)

  夜风轻抚着柔白的窗纱,熟睡的美丽少女感觉到一丝凉意,在朦胧中盖好被子,转瞬又被睡意覆盖。黑色的蝙蝠扑闪着薄翼,从夜月的的深处飞入卧室,在一阵青烟后幻化为一名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绅士,苍白的皮肤,温情的微笑,举止无处不散发一种贵族的气质。他轻轻来到女子的床前,俯下身子与睡梦的中的女子亲吻,此时的少女变的风情异常,这或许便是睡梦中的白马王子,吻至脖子处,流动的血管让男人变的兴奋异常,他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狂喜,露出尖细的獠牙对着少女白皙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这是群被神所遗弃的生物,他们拥有摆脱生死轮回的永生,能日行万里,在瞬间到达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让卑微的异种做自己的奴隶,他们有足够让每个女子疯狂的相貌,让男人也迷恋的举止,他们的一切充满着浪漫的绅士色彩。可在这些足够让所有人激动的能力背后,却又永远受着天神的诅咒,不能在阳光下生活,回避任何圣器所在的场所,面对美味的佳肴永远提不起兴趣,活着流动着的鲜血才是他们唯一的食物。他们痛苦寂寞,看身边的每个人从出生到长大到死去,千年的寿命已经让他们看透了一切。只有在每个月圆的晚上举行一场场糜烂的舞会,一跳便是一千年。这也是个充满神秘色彩的种族,永远没有一个人能掺透关于他的一切,没有秘密就不能生存也成为了他们的生命。

  吸血鬼,在英文中为vampire,意思是僵尸,噬血之魔。一种由人类蜕分出来的种族,虽然他线多年,但是在每个人心里它都存活了上千上万年,因为他的离奇而恐怖,高贵而迷幻的色彩。近百年的,随着中世纪以后浪漫主义文学和影视兴起,吸血鬼这个带有浓密的神秘色彩的名词不段在各种地方出现。也成为了近几个年代人们的感性膜拜的半神。这是个以流动着的鲜血为生命基础的种族。很多时候血在吸血鬼的生命中所持有的不单单是生命的源泉,也同样是关于吸血鬼所有故事的开始。

  血作为生命里的象征,在基督教和欧洲文明的大潮流下一直占有不可泯灭的地位。包括亚当的第一个妻子女妖利利斯(lilith)一样的嗜血鬼王,上帝对夏娃每月一次血经的惩罚,以处女血养颜的传说等等。血从一开始就被归为邪恶和神秘的一种象征。并为吸血鬼的出现做了很大的铺垫。

  关于吸血鬼的起源一说世面上流传很多版本。我个人所知晓的版本共有五个(包括电影〈〈黑夜传说〉〉独辟蹊径的起源传说)。最为另人信服,也最有科学基础的是中世纪黑暗时期的瘟疫之说。14世纪的中部欧洲的东普鲁士(Prusse orientale)、西里西亚(silesie)和波希米亚(Boneme)范围内。当时的这些地区瘟疫流行。对瘟疫的恐惧导致人们对瘟疫病患者的恐惧超过了对亲友邻里的关爱。人们将那些尚未确定生死的病人仓促掩埋,这些人痛苦地想从棺材里挣扎出来。在这痛苦的挣扎中他们的肢体血肉模糊,大部分在棺材或者裹尸席里痛苦死去,也有少数爬出坟墓但没多久便痛苦死去。那时候的人们看见的所谓的尸体活动,流血甚至自我吞食,其实都是病人在痛苦挣扎后的结果。在这被战乱和瘟疫的死亡阴影笼罩着的欧洲,关于吸学鬼怪的故事迅速传播蔓延,在不能依靠政府不能依靠自身的时候,人们便开始在精神上寻求一种解脱或依靠,这也是宗教产生的一大原因。

  如果说14世纪是吸血鬼故事的成型时期,其实真正有关吸血鬼的记载却已经流传了百年。其实早在十一世纪就有人发现私人的尸体离开坟墓而且完好无损,这个时候谣言便已经开始流传。在德。普朗西(Collin de Plancy)的《地狱辞典》里记载了在1031年的法国南部城市里摩西(limoges)召开第二次主教回忆的时候,德.卡奥尔(de Cahors)主教说,他的教区里有个开除了教籍的骑士死了,尸体几次被人在离坟墓很远的地方发现。

  而且从12世纪开始,在英国用拉丁文写的编年史里,例如1193年梅普(Walter Map)所写的《法庭琐事》,以及1196年德.纽堡格(William de Newburgh)的《英国国教史》,都找得到类似的例子。这是两部关于记载开除教籍人死的故事。他们每天夜间从坟墓里出来,纠缠自己的亲人,造成一连串离奇的死亡。可是,打开他们的棺木,仍然可以看到尸体完好无损,而且还沾着血迹。唯一能让他们不再装神弄鬼的办法,就是用剑刺穿尸体,再点火把尸体烧掉。英国编年史家找不到一个专门的术语来形容这类殭尸,便称他们「吸血的死尸」(cadaver sanguisugus),其实就是后来说的吸血鬼。

  其中也不乏独特离奇的故事。1343年,普鲁士男爵德.莱登(Steino de Retten)死于瘟疫,葬在德意志古国劳思布鲁格(Lauenbrug)。然而,在他身后,仍有几个人信誓旦旦,说在坟墓外又见到了他。为了让德.莱登的灵魂安息,人们只好挖开墓地,用剑一举刺穿了他的遗骸。

  第二个传说便是瓦拉几亚公国(valachie)的督军弗卡德四世,因为他的残暴被人称为“德考”(dracula),本意为魔鬼或龙的别称。也就是现在我们谈论最多的德古拉伯爵。他的成名完全依托英国作家1891年史托克(bram stoker)的歌德式小说《吸血德古拉》(又作卓九勒)。有传说普遍认为他才是世界上第一个吸血鬼,说伯爵在外为上帝而战,回来得到的却是妻子才关于他已经死在战场上的流言而伤心死去的消息。伯爵悲痛异常,他砍下城堡里的十字架,誓用生与上帝决裂(可以参照电影《惊情四百年》)。其实史托克并不了解这个伯爵,他只是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在一本名为《an account of the principalities of wallachia and moldavia》的书上发现了dracula这个名字,以及小片段关于瓦拉几亚和土耳其叫战的伯爵的史迹。而接下来完全发挥作家凭空杜撰的能力写下了这部流传千年的小说。当初的德古拉可谓吸血鬼的集大成,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关于吸血鬼的特征,弱点。都是出自这本小说。

  有一种遗传病称为先天形成红血球紫质缺乏症(Congenital Erythropoietic Porphyria),是形成红血球的前驱物之一“紫质---prophyrin” 缺乏合成酵素所造成累积。紫质会累积在血液及尿中,尿液会呈红色,因为紫质具强力的吸光性,病人皮肤会对光敏感,牙齿会出现萤光,而因不能形成红血球亦会造成贫血。这种病人在以前因为惧光,又拥有奇怪的外表和喝血的嗜好而被认为成”吸血鬼”。这也被作家杜撰成为小说里的吸血鬼。

  第三个是1611年的匈牙利巴托里(erzsebet bathory)伯爵夫人的血腥传说。经过证明,伯爵夫人是一位向仆人托尔科(thorko)学习妖术的美丽女人,在自己的塞伊特(Csejthe)城堡里虐杀了300多名少女,并快乐的喝她们的鲜血,甚至把血装满浴缸沐浴,用这样的方法来保持自己的青春美貌。根据当时的编年史记记载,,受害者有80至300人不等.当时的情况是,伯爵夫人的丈夫原本是纳达斯第(ferencz nadasdy)伯爵,伯爵向来一勇敢无畏着称,总是丢下她在外征战。伯爵夫人在家闲的无聊,在仆人的怂恿下,开始学习妖术,城堡建立在於喀尔巴阡山(Carpates)的匈牙利山区。她控挟持了住在城堡附近村庄里的少女,并把这些可怜的女孩当成屠宰场里的动物般放血。以保持她的年轻美貌。助纣为虐的除了托尔科之外,还有她的奶妈尤奥(Ilona Joo)、官家乌依瓦里(Johannes Ujvary),以及一个名叫达尔维拉(Darvula)的女巫。

  十年只内这些少女锁在城堡的囚牢里,受尽各种酷刑。当地少女的失重事件也引起了各种流言蜚语。终于在1610年13月30日,伯爵夫人的表兄图尔索(cyorgy thurso)伯爵,率领一队士兵和骑兵包围城堡。在城堡攻破的时候,城堡里还在进行血腥的杀戮。地牢里除了少女的尸体以外,人们还发现一些仍然活着的女囚,有些人的身上有无数的针孔。伯爵夫人因为与王室攀亲故幸免一死,但终身临禁在自己的房间里,窗户和门都被堵死,只留下送饭菜的小孔。他的共犯一律处以极刑。在伯爵夫人死后,城堡也跟着荒芜,世代受到人的诅咒。巴托里伯爵夫人事件在匈牙利引起了种种流言,传说伯爵夫人在死后更加肆虐的虐待百姓,而成为名副其实的吸血鬼。

  (至于上次在MTIME的哲学群里大家所说的bloodyMa,也就是血腥玛丽。其实不是吸血鬼的起源,多半是与伯爵夫人混淆了,血腥玛丽的故事讲述一位为了王位而拭父的女王。生性残虐无比。可是在吸血鬼的故事里却没有她的一席之地。)

  第四个版本,是关于犹大的,讲述圣子的第十三个徒弟——犹大,为了几块银钱而出卖了耶酥,让他死在十字架上。而第一个吸血鬼是犹大装银钱的手带里的恶魔,成为吸血鬼完全是因为犹大的一张契约,这个故事很无机,不说也罢,这也成为了吸血鬼怕银质东西的原因。

  有关《圣经》还有另一个传说,也是现在流传最广也最有发展前景的起源。也是我们现在研究吸血鬼学的根基。根据《圣经》记载,亚当和夏娃被驱逐出伊甸园之后来到荒野,并生了许多孩子。其中该隐是老大,也就是世界上第三个人类,他是一个农夫,和牧羊人弟弟共同生活。有次两人照例向上帝献祭,弟弟奉上的是丰盛的肉食,而自己的青菜萝卜让自己觉得很丢脸,并且招来上帝的不满。该隐由此谋杀了弟弟。并想上帝说不知道弟弟去了那里,上帝为此非常震怒,很自然给予该隐相应的惩罚,他给予该隐一个与一般人类不同的记号,免受他人的杀害,却永受折磨。在创世纪这段以外人们给了该隐新的故事,在千年潜藏的吸血鬼传说中,该隐所受的便是终身必须靠食人鲜血生活,并且永生不死,世代受此诅咒的折磨。而且上帝让他的记号变成人人都可见而诛之,这是和圣经上不一样的地方。书中後来又把他和撒旦的情人莉莉丝(Lilith,最早出现于苏美尔神话,犹太教旧约里亚当的第一个妻子,因不满上帝而离开伊甸园)配成一对,说莉莉丝是法力高强的女巫,并教导该隐如何利用鲜血产生力量以供己用。正因如此,也有人认为莉莉丝才是真正的第一位吸血鬼。这些都是后人的杜撰,但成就了吸血悬幻学的基础。

  吸血鬼究竟是什么生物呢?吸血鬼是中世纪宗教的神秘,文艺复兴的浪漫想象巧妙的结合。有人说,浪漫主义文学是夜晚的文学,因为这些作品中总充满着对月亮的假象;恐怖文学则是深夜的艺术,读者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真正体会到那种刺激的感觉。

  对事物的恐怖心理男女虽然有所不同----男性总认为可怕的怪物正在窗外窥视,女性则感到床下藏着一些阴森恐怖的东西。根据专家的解释,这是由于原始人的生活习惯:在人刚变成人的阶段,女性回睡在树上,男性则在树下保护着她们,因此女性的恐怖想象总来自身下,男性的心理威胁则来自身边。人类的恐惧心理是在进化中形成的,是根深蒂固在每个人的血液之中的东西。鬼怪本是人类恐惧心理的产物。

  新柏拉图主义(Neoplatonism)强调极端唯心主义,主张“逃离身体”。这种思想认为人死后还有生命,这是在吸血鬼迷信形成的过程中,基督教所起的另一种作用。身体只是物质的躯壳,所以会腐烂,而灵魂却能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生存,以等待在末日审判时复活。罪人若能悔过,尤其是在死前接受涂油礼的仪式,他们的灵魂就能因赎罪而得到拯救。凡是没有接受临终涂油的人,或者没有葬入圣地的人,例如自杀或被开除教藉的人,是注定不会得救的。按照基督教的解释,这些人就是“受难的灵魂”,既不属於今生,也不属於来世。关於鬼魂和吸血鬼的迷信於焉而生。鬼魂和吸血鬼不一样,鬼魂是不再有肉体躯壳的幽灵,因而对人无害;吸血鬼则是附体的鬼魂,是被炼狱里跑出来的灵魂所侵占的躯体。

  如果说这些起源在人类心中只是一个可信可不信的存在的线年,一切开始变的不一样。1484年,意大利教皇英诺森八世(Innocent VIII)批准出版〈武术之〉。编写此书的是道明会的两个修士:斯普朗瑞(Jakob Sprenger)和克拉默(Heinrich Kramer),他们研究调查的对象,是鬼魂、与睡梦中男人性交的女恶魔,以及奸污熟睡妇女的梦魔。有了教皇的背书,教会正式承认世上有僵尸。此举不啻为一记晴天霹雳,如此一来,各种妖魔鬼怪很快就应运而生了。

  关于吸血鬼的一切真正风行的时代正是所谓的理性时代18世纪,在18世纪启蒙运动的推动下,理性嬴得了胜利,各种迷信的事物被严重诋毁。只有吸血鬼的迷信大行其道。这股迷信风暴俨然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所影响到的不单单是各个地方,更引起了民政,军事,以及宗教的的高度观众。这段时期俨然成为了属于吸血鬼的时代。

  面对到处发生的事件,有关当局不得不采取措施,以维持公共秩序。1710年,瘟疫流行,东普鲁士深受其害。有鉴於此,当局乃着手调查经人告发的吸血鬼迷信,甚至把一座公墓里的坟墓全部打开,好发现酿成灾难的罪魁祸首--大家都猜是吸血鬼。因此在奥地利、塞尔维亚、普鲁士、波兰、摩拉维亚和俄罗斯等地,街谈巷议的话题全是吸血鬼。其中最耸人听闻的案例有两个。一个是名叫普罗戈约维奇(Pierre Plogojowitz)的匈牙利农民。据说他在1725年死后变成了吸血鬼,在基齐罗瓦(Kizilova)这个小村庄里作怪,害八个人死於非命。另一个也是农民,叫帕奥勒(Arnold Paole)。1726年他从一辆装干草的大车上跌下来,摔死后也变成了吸血鬼。帕奥勒被控的罪刑,是造成塞尔维亚梅德韦贾村(Medwegya)的人畜大量死亡。第一个案子有一份官方报告,用德语写成,存放在维也纳档案馆。根据发现手稿的费弗尔(Antoine Faivre)教授的说法,报告中有一个字“vanpir”,是吸血鬼(vampire)这个名词第一次使用在文献里。

  奥帕勒这个案例,比普罗戈约维奇更引人注目,曾经轰动一时。当局於1731年12月开始正式调查此案,由军医弗鲁肯格(Fluckinger)做笔录,题名〈见闻与发现〉。後交给海杜克(Heiduques)连队的几位军官,以及其他医生附属後,呈送贝尔格勒(Belgrade)的军事法庭。曾道人论坛,〈见闻与发现〉於1732年发表,并多次再版,引起西欧统治阶层极大兴趣。奥地利皇帝查理四世(Charles IV)就十分注意普罗戈约维奇案件的发展情形;法国国王路易15(Louis XV),也曾要求李西流(Richelieu)公爵把调查的正式结果写成详细的报告。欧洲媒体也为普罗戈约维奇和帕奥勒大费笔墨。〈拾穗者〉(Le Glaneur)是法国和荷兰合办的杂志,在巴黎凡尔赛(Versailles)很受欢迎。1732年3月3日出版的那一期,详尽陈述了奥帕勒案件。文中所用的“vampyre”一字,是“吸血鬼”在法语里首次出现。同一年3月11日的〈伦敦日报〉刊登的一篇文章里,也用了“吸血鬼”这个词。

  在这两个案件和其他类似的案例之後,不少西方人着手研究吸血鬼迷信的问题,写出一系列论着和文章,在文艺界和大学里也激起无数的争议和论战。

  面对这样一大批的“科学”论着,教会不可能保持缄默。当时颇负盛名的一本着作,便是出自一位教士之手,他是塞农(Senones)修道院的院长卡尔梅(Dom Augustin Calmet),以注解〈圣经〉闻名。他的书名叫〈论匈牙利、摩利维亚等地的附体鬼魂、被开除教藉的人、吸血鬼或活尸〉,於1746年分成两卷在巴黎出版。卡尔梅院长的本意是要驳斥吸血鬼迷信,但由於书里列举了大量有关这种迷信的例子,流於登录轶事而称不上成熟严谨的着作。不过,许多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仍对他的书有兴趣。此外,一些在教会里身居要职的教士,在宣传教会的观点时,也不时会提到有关吸血鬼的种种传闻。达万札蒂(Giuseppe Davanzati)是意大利佛罗伦斯的大主教,写过〈论吸血鬼〉,1774年出版。最重要的例子是教皇本笃14世(Benoit XIV),原名朗贝蒂尼(Prospero Lambertini)。他的〈天主赐福和福人列圣〉1749年再版时,在第四卷里用了一些篇幅谈到吸血鬼,想以理性来否定它们的存在。在法国,〈百科全书〉的作者们对有关吸血鬼的传闻十分恼火。思想家伏尔泰(Voltaire)在1787年出版的〈哲学辞典〉里,对此甚表愤慨;哲学家卢骚(Jean-Jacques Rousseau)则在给巴黎大主教的一封信中,抨击了吸血鬼迷信。启蒙运动正值高潮,吸血鬼迷信居然还蔓延开来,他俩感到不可思议。

  西方出版讨论吸血鬼迷信的论着,功劳有两个:第一,这类迷信过去只是旅行者或外交人员的道听涂说,现在则广为人知;第二,所有人接受了“吸血鬼”这个名称。从前,表示“附体的鬼魂”或吸血者的字眼很多,从1732年开始,也就是帕奥勒事件发生以後,大家不约而同改用“吸血鬼”这个词。此字有“vampyr”、“vampyre”、“wampire”等拼法,相当於拉丁文里的“vampirus”。

  而在这些不断的学说背后吸血鬼也开始成型。象每个生物一样他们都有自己的特征,哪怕是这种完全是是被杜撰出来的物种类。很多时候吸血鬼也成为了矛盾的载体。吸血鬼可以理解为某种程度上的死尸,他们没有心跳没有脉搏,也没有呼吸和体温而且永生不老。他们有自己的思想,可以思考和交谈,会四处走动,在自己惧怕的一些东西面前也会受伤和死亡。他们有大于常人很多的能力,并且能力随着年龄不断增长,年代越老的吸血鬼所拥有的能力越大,他们必须吸食人类的血液才能维持这样的力量。吸食的途径上来分,一些吸血鬼会豢养牲畜(herd),这些牲畜并非牛、羊之类的动物,而是一些因为某种原因自愿贡献鲜血的人类;另一些吸血鬼会利用特殊场合诱惑人类达到目的。还有一些吸血鬼通常采取攻击的方式强行吸食血液。也是是两个大门派之间最大区别,在后面我会说到关于吸血鬼的种族。

  被吸血鬼吸食过的人可能死亡,但是并不会变成吸血鬼。如果一个吸血鬼打算令一名人类变成吸血鬼,必须将自己的血液给予对方。被吸食者接受吸食者的血液,两种血液融合才有可能变成吸血鬼。这种血液融合的现象会带给被吸食者以完全奇妙的感受,这个过程被成为“初次拥抱” (The Embrace)。在初拥之后,被吸食者既变成吸食者的后裔,按照密党的戒律,吸血鬼不能随意发展自己的后裔,而且一名吸血鬼必须为自己后裔的行为负责。感觉有点象我们所谓的结婚。这些在夜访吸血鬼里有很好的体现。

  关于吸血鬼的其他的特征很更多的电影里有更好的体现,我这里就不用再多费言语了。下面我想说下关于吸血鬼的历史。也正是我写篇文字的目的。

  相传在该隐变成吸血鬼之后,由于孤独的驱使,他创造了第二代吸血鬼。第二代吸血鬼也有了13个后代。这13个后代是诺亚大洪水的幸运存者,由于他们的年岁以及超凡的能力他们创造了13个大氏族,一直到后来的叛变,合力灭掉第2代吸血鬼。这样第三代吸血鬼便是世界上最强的13个吸血鬼,拥有能与神相媲美的力量,因为第三代吸血鬼的年龄几乎与人类的历史相当。在中世纪之前,吸血鬼的族人因为拥有特殊能力和不死之身,通常可以成为一方霸主,甚至相互争权造成人类的恐慌。一直到14世纪左右,天主教等宗教的审判确知吸血鬼的存在,并大肆捕杀,虽然吸血鬼拥有异能,但是任何一名吸血鬼都无法同时阻挡千百名凡人的合作威胁。於是吸血鬼的生存陷入空前危机。为了适应恶劣的局势,当时的几个吸血鬼氏族(约为第六至八代)不得不进行结盟,於是产生了Camarilla(密党)盟派。这是由七个氏族所组成的盟派,也是至今较大的盟派。密党创立之时立下了六道严格的诫律传统(Six Traditions ),要求盟派中的後世吸血鬼永远遵行。整个戒律传统的最高宗旨,就是规定吸血鬼必须隐匿於人类社会中,绝对不得暴露身份,以免导致吸血鬼生存的危机,这就是「避世」戒条的的由来。

  The First Tradition: The Masquerade

  如果你要创造新的吸血鬼,你必须得到尊长的同意。如果你违反此戒条,你和你的后裔都会被处死。

  The Fourth Tradition: The Accounting

  你所创造的吸血鬼是你的后裔,在他们被让渡之前,你应该在各个方面指导他们。他们的罪要当成自己的来忍耐。

  吸血鬼应该互相尊重领全,当你到达陌生的土地的时候,应该向当地的长老引荐自己,不得他的批准,你不能做任何事情。

  应该互相尊重领权。在你到达一个陌生的城市时,应该向那里的管理者引荐自己。如果没有得到他的批准,你不能在那里做任何事。

  除了密党,吸血鬼的另一个盟派是魔党。整个魔党联盟由两个氏族控制。魔党联盟不承认密党的六戒。他们的统治手段主要是武力和血。传说魔党会将新加入的吸血鬼成员活埋,令其恐惧,再以血统(Blood Bound)加以束缚。魔党和密党之间的战斗一直在持续。冲突不时发生。另外还有四个氏族在争斗中保持中立。实际上,整个吸血鬼家族被分为几个联盟相互征战,而战斗的最大受害者,通常是人类。

  一般认为Brujah是吸血鬼种族中最适合战斗的种族。Brujah成员的体制是所有血族中最好的,这个种族也是最为混乱的群体。他们的信仰从纳粹主义者到环境论者都有涉及,因为谁也不服谁所以很难管理。也没有一个头领。或许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一个乌合的群体,他们走在一起本身或许只是对制度的蔑视。事实上brujah的不统一,他的难管理,完全是因为在这个种族里有足够多的无政府主义者(anarchs),即使每天晚上都有. Brujah成员背叛密党,那些Brujah长老对于密党来说也都是些烦恼的家伙。但是Brujah成员还是被认为是最重要的武士,因为在战斗中,没有那种吸血鬼有Brujah这么可怕。

  这个氏族主要分成3个派系:Iconoclast(the TRUE anarchs):他们对所有的一切都加以抨击不尊重任何机构或是权威。他们遵守潜藏戒律,不过仅仅是出于保护自己的目的。

  Idealist:大部分年长的Brujah成员和几乎所有的Brujah长老都属于这一派。他们从过去的历史中吸取智慧和指导,相信Brujah应该团结一致建立一个新的Carthage。

  Individualists:上两个派系之间的折中派,他们为了氏族的未来而共同努力。但他们不像Idealist那样要求别人服从他们的指挥。

  Gangrel也许是所有血族中最接近自然内心的氏族。这些漂泊不定的独行者们不喜欢社会的束缚而喜欢野外的舒适生活。不过他们怎样在野外避开狼人的进攻还是个迷。也许他们有改变自己的外形来欺骗别人的能力,如果有人说他看见了一个吸血鬼变成了狼或者蝙蝠,那么他见到的十有八九是Gangrel。和Brujah一样,Gangrel成员通常是强大的战士。不过和Brujah不同的是,Gangrel作战时的勇猛不是来源于无法无天的狂暴而是来源于他们的兽性本能。Gangrel成员渴望理解自己灵魂中的兽性(the Beast)。夜间他们会和其它动物交流。当Gangrel成员的兽性爆发失控时(Frenzy),他们的身体将不可逆转的拥有部分动物的特征,有时他们的眼睛会变得像猫眼,他们的脚也可能变得像是爪子,甚至有可能长出尾巴。所以,很多年长的Gangrel成员看起来更像某种动物而不是人类。在一些较少的情况,他们的意识也会有动物化的倾向。

  即使是其它招人憎恶的家伙也非常害怕Malkavian成员。他们被诅咒的血液污染了他们的神志。一个Malkavian成员在被初拥(the Embrace)后不久就会变得神经错乱(当然,前提是他们在这之前还没有神经错乱)。这些家伙神经错乱的症状可谓多种多样,从狂大症到妄想症到多重人格都是很普遍的,事实上也没有什么症状从未出现过。Malkavian通常被认为非常危险。由于他们常受突如其来的欲望和莫名其妙的幻觉所支配,有时甚至会把刀锋对准别的血族。而且由于他们的疯狂使他们失去了对疼痛和最终死亡的恐惧,所以要制服他们也非常的困难。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也被整个血族社会排斥。但实际上在癫狂的背后,Malkavian成员往往有着过人的洞察力,甚至可以说是智慧。

  由于他们丑陋扭曲的外貌,Nosferatu必须远离人类社会在地下生活,而不能像其它的吸血鬼那样藏身于人类社会之中。Nosferatu在被初拥之后就一天天变得丑陋,其它的血族都排斥这些生活在下水道或者地下墓穴的家伙,认为他们是令人生厌的东西,不是非常必要就不和他们来往。由于他们的丑陋和污名,他们在地面行动时尽量避免被人发现,这也使他们比任何别的生物都了解城市中暗巷和角落。再加上他们高超的潜行和偷听技术,城市里没有任何风吹草动能逃过Nosferatu的耳目。而且由于共同的残疾和受到的蔑视,Nosferatu的成员间极其的团结,这里不会有在其它氏族中随处可见的争斗。由于他们的团结一致,你如果得罪了他们中的一个成员也就等于得罪了全部的Nosferatu成员--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Toreador有着很多的别名,包括“坠落者”,“艺术家”,“装腔作势者”,甚至“享乐主义者”。但是任何概括的归类都是对这个氏族整体的一种歪曲和伤害。按他们个人情况和当时情绪,Toreador成员涵盖了雅致与华丽,才华横溢与愚蠢可笑,富于幻想与闲游浪荡之间的种种情况。也许这个氏族唯一的整体特征就是成员都有着带审美感的热情。Toreador的成员无论做什么事都充满了激情。在他们看来,永恒的生命应该被好好的享受。他们中间许多成员生前就是画家,音乐家或者是诗人。而其它更多成员则把数个世纪的时间用在对艺术创作的可笑尝试上。Toreador成员和Ventrue成员一样喜欢待在上流社会。不过和领导密党的Ventrue的成员不同,Toreador成员不喜欢那些枯燥无味的官场应酬。他们在上流社会活动是为了被注目和被赞美--而这一切来自于他们诙谐的言语,优美的举止和简朴但充满激情的生活方式。

  Tremere是已知的氏族中历史最短的之一,它是在黑暗时代(Dark Ages)早期成立的。Tremere最初的成员是一群渴望永恒生命的人类魔法师,他们不知是受到什么力量的帮助,竟然通过炼金术,魔法和一个Tzimisce长老的血得到了吸血的能力。不过他们很快发现自己原来的法术不再有那么大的威力。但通过学习和奉献,他们掌握了一种新形式的魔法--Thaumaturgy。这种魔法是借助血的力量完成的。由于他们成为吸血鬼的方法,他们成为了其它吸血鬼氏族的敌人。不过,由于Tremere成员在抵挡人类挑起的“超自然生物歼灭战争”(Inquisition)中所作的贡献,以及他们严守潜藏戒律(the Masquerade),Tremere终于在密党中有了一席之地。在密党中,Tremere用他们魔力证明了自己是强大的盟友--当然,也可能是危险的敌人。事实上,Tremere为密党使用他们魔力的次数和为了自己使用的次数差不太多。

  文雅,贵族化的Ventrue是密党的领导者。他们维护着密党的基础,在密党最危险的时候指挥成员们度过难关。即使到了现代,大部分城市的亲王也由Ventrue的成员担任。在古代,新的Ventrue成员要在贵族,富商或者其它上流社会成员中挑选。到了现代,则从商业世家的成员,社团领导者或者政治要人中选出。不管他们生前是干什么的,Ventrue成员负责贯彻监督古代戒律的实行,并且决定密党的方向。如果你问一个Ventrue成员他们氏族所起的所用,那么他会回答说潜藏戒律全靠他们来维持执行,如果没有他们潜藏戒律就不会被执行,如果潜藏戒律不被执行那么血族将不复存在。虽然他们和Toreador成员一样经常出现在上流社会,但他们对炫耀自己和闲谈不感兴趣。有些其它血族误认为他们傲慢而贪婪,但是对于Ventrue成员自己来说,领导人的角色带来的负担远比荣誉要多。

  Lasombra是优雅的坠落者,其中的成员对此也甚感满意。在他们身上,优雅与残忍并存,高贵与颓废同在。Lasombra也是天生的领导者,而且他们相信自己比别的同类都要强的多。在原来的Brujah族领导人背叛无政府主义者(Anarchs)之后,Lasombra开始领导魔党。几乎所有的魔党摄政者都出自Lasombra。他们指导(有时是鞭打)着魔党,使之成为一个不会缓和的力量。Lasombra成员认为自己有着对于初拥(the Embrace),谋杀以及兽性爆发(Frenzy)的权力及权威--很多Lasombra成员成员会问,如果你想要做个吸血鬼,那么怕这些事干吗?此外,Lasombra成员大都参加了某个系群(Pack),并且靠这个提升自己的力量。Lasombra和Tzimisce不同,他们并不蔑视抵制一切人类,只不过觉得由自己来控制那些家伙比较有趣。

  如果说Lasombra是魔党的心脏,那么Tzimisce就是魔党的灵魂。他们曾经是所有氏族中最强大的,但是在与Tremere的斗争和无政府革命中,他们受到了重创。革命过后,Tzimisce与Lasombra一道成立了魔党。Tzimisce可以通过异能改变自己的外貌,这使得他们周围的血族总是心神不定。“魔王”这个外号就是那些受到惊吓的血族给Tzimisce起的。但事实上Tzimisce是所有血族中最具学者气质的,其中的成员大都受过高等教育。他们对于知识有着极强的渴望,年长的Tzimisce成员可能是世界上知识水平最高的生物之一。Tzimisce对于魔法就像对于科学一样的精通,不过,水平比不上Tremere。Tzimisce为了了解吸血鬼的本质,做了数不清的可怕试验,试验的对象包括了人和其他吸血鬼。

  来自中东荒漠的Assamite是血族中的杀手。Assamite成员为给那些他们酬劳的雇主工作,而酬劳通常就是雇主的血液。在接受雇佣后,他们就开始追踪目标,直到把目标杀死,或者发现雇主欺骗了他,比如说雇主告诉他这目标是个第9代血族而实际上是第6代。如果受雇的Assamite成员反而被目标杀死,那么Assamite氏族并不会找他复仇,以后也不会再接任何以他为目标的暗杀合同。由于他们特殊的背景,Assamite的信仰是多种中东宗教和吸血鬼神话的混合体。他们认为吸血鬼到达天堂的唯一方法就是要尽可能的接近最初的吸血鬼(The One),也就是努力降低自己与最初吸血鬼之间的辈分差距。这通过吸榨(Diablerie)别的比自己年长的吸血鬼来实现。为了证明自己行为的正当性和正确性,Assamite宣称他们氏族的创始者就曾经手刃过两个第2代吸血鬼。对于Assamite来说,吸榨别的吸血鬼的血就好像是在食用圣餐一般。

  Followers of Set通常也被称为Setites。他们在吸血鬼社会中遭到的猜疑远多于其他氏族。这是因为他们的信仰。他们相信自己起源于Set-埃及的夜与黑暗之神。Set原本叫做Sutekh,是一个强大的吸血鬼,到达埃及后由于经常以可怕的形态在夜间出没而被人们当作夜与黑暗之神。后来Sutekh改名为Set,并且与另一个吸血鬼-埃及的司阴府之神Osiris展开了斗争。最后的结果是Set落败,追随者被杀死,他自己也被放逐。后来他又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不断的吸引追随者,其中有埃及人,希腊人,罗马人,波斯人甚至闪族人。他的势力遍布西班牙山脉到黑海之间的区域。不过,在公元33年Set却突然消失,在消失之前他告诉追随者们自己终有一天会回到这个世界。而Setites-Set忠实的追随者们也在一直努力使Set复苏,而方法就是使整个世界笼罩在很黑暗下。虽然Setites认为Set在世界上存在的时间比该隐还要长,但其他的氏族认为Set其实是一个第3代吸血鬼,而他的突然消失则是为了避免在千年圣战(Jyhad)中受创。不过无论如何,Setites一直在努力把世界拉向黑暗以促使Set复苏。他们使用毒品在内的种种手段诱使其他血族或人类坠落,事实上现代海地的一些黑社会以及中东的几个恐怖组织就在Setites控制之下。

  关于吸血鬼的种族太复杂了,懒的整理,就直接从资料里拉了出来,看的清晰就可以了。看过这些资料以后应该会让大家更加好的接受吸血鬼电影了吧,所以这里要极力推荐三部吸血鬼电影,

  《夜访问吸血鬼》这是部最有意义的吸血鬼电影,是和吸血鬼整个文化最有联系的电影,同样是瘟疫流行的黑暗年代。对病人的草率处理,以及瘟疫下人们的恐慌,不愿意吃食人类鲜血的皮特,虽然完全是个人的,和密党没有多大的联系,但是电影更多在表现对瘟疫的恐慌,很讽刺的对永生的无奈,美的没法再美的爱情故事。这都是吸血鬼给予我的最美的阐释。可是很仔细看到吸血鬼对下一代吸血鬼的选择,以及对下一代吸血鬼的责任,这是吸血鬼电影历史上最有文化的味道,并且最真实的电影。推荐一看。

  《黑夜传说》12总的来说2并没有1精彩,后半部太过接近动作片,有点走刀锋战士路线的嫌疑,但是若只看一不看二应该是一个很难奈的事情。这是一个关于吸血鬼起源以及种族斗争之间的故事,并且能仔细看到那场Jyhad的画面。电影很有新意的把吸血鬼和狼人文化结合在一起。并且产生了从属关系。这是很大的亮点。在希腊很早就流传这一种说法:死去的人可以使自己的身体不受腐蚀,而且能离开坟墓。希腊人称这些“活尸”为“vrykolakas”.这些人死后通常没有被埋葬在宗教仪式洗礼过的土地上,因为他们多半是自杀或被开除教籍的人。这些受难的灵魂通常对人无害,他们只在等待灵魂离开躯体的日子。只要教会取消开除教籍的判决,就能让他们获得安宁。关于狼人的传说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产生了他的雏形,希腊人的观念从16世纪起发生变化,因为“vrykolakas”这个词来自斯拉夫语的意思是“狼人”

  所以在16世纪的巴尔干半岛诸国和喀尔巴阡山,人们有同一个词来指不会害人的僵和危险的狼人。

  而现在关于狼人在夜圆之夜变身为狼的传说,则要追溯到中世纪的鬼神学(demonologie)。匈牙利国王,也是后来的神圣罗马帝国日耳曼王朝的首领西吉斯蒙(Sigismond),在1414年的大公会议上,促使教会正式承认了狼人的存在。到了16世纪,狼人传说已遍及整个欧洲,罗马教廷於是决定展开一次官方调查。从1520年至17世纪中叶,欧洲的变狼妄想患者就发现约有叁万个例子,人数最多的地方是法国,以及东欧的塞尔维亚、波希米亚和匈牙利。

  将近17世纪末,一则关於狼人的流言传播开来,说它们死后就变成吸人血的僵尸。西里西亚、波希米亚、波兰、匈牙利、摩达维亚(Moldavie),以及俄罗斯等地,都相继出现了吸血鬼的传闻,而在希腊,对人无害的活已变成嗜血的恶魔。当时还没有“吸血鬼”这个词,每个国家都用自己特有的词汇来命名这种寄生动物。吸血鬼事件在各地引起了强烈的回响,连在西欧的巴黎也议论纷纷。在法国,深受宫廷赏识的杂志《优雅信使》,在1694年发行的10月号还为此出了专刊。

  17世纪末,“吸血鬼”这个名称还不是约定俗成的名词,但是在东欧诸国里,有关吸血鬼的迷信已经俨然成为一种社会现象。不过,这种大恐慌只是由一些谣传所引起的,没有见到任何正式的文字记载。要到18世纪初,才有结集成册的文献问世,为这种毫无根据的迷信,提供了报告和见证。

  这样说来狼人和吸血鬼其实是同样的产物。这次的大结合可以非常独到。此外,在《惊情四百年》里能化生为狼人的德古拉。动作片《范海辛》里被咬而变身为狼人的兄弟。都是很精彩的吸血鬼与狼人文化的结合。

  《惊情四百年》一个痴情的德古拉。虽然比起小说欠缺很多。但是电影本身的塑造力也是非常精彩的。关于伯爵痴情的吸血鬼开始,才是文学作品所赋予吸血鬼最华美的一切。极力推荐这部电影,对爱飘洋过海的一种追寻找。片子到最后会让人惋惜的流下眼泪,这唯美的一切。推荐推荐再推荐。

Power by DedeCms